热门
最新
推荐
首页 >> 财经 >> 保险江湖的产品之争
保险江湖的产品之争
添加日期:2019-10-30 08:50:24     点击次数:4649
[摘要] 风险过后,劫后余生的众人决定共同分摊货物的损失,这便是保险理念的雏形。为了分担航运的风险,海上保险孕育而生,在保险产品的早期江湖上一家独大。此后,被誉为“现代火灾保险之父”的巴蓬在伦敦成立了凤凰火灾保

作者:六合投资

资料来源:雪球

2019年6月,香港安盛保险公司的保险产品净值一夜之间暴跌95%。被保险人的损失在吃甜瓜的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迫于舆论压力,安盛迅速否认“这是一系列风险。我们从未保证过这些好处,也没有办法实现它们”。这一惯例与渣男否认“三个系列”非常相似。

保险江湖中的产品充满了混乱,保险、万能保险、健康保险、xx保险等各种术语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保险江湖中真正的贵族家庭是谁?

1、世界海上保险

公元前2000年的一天,地中海迎风面多雨,一艘装载货物的木船摇摇晃晃。在危急情况下,船上的腓尼基人决定放弃一些货物,以保护整艘船和货物的安全。风险过后,幸存者决定分担货物的损失,这是保险概念的雏形。

随着伟大航海时代巨幕的拉开,人们在海上的勘探和贸易急剧增加,同时也遇到了更多的海上风险。1347年10月23日,意大利商船“圣克拉拉号”(Santa Clara)将从热那亚向马可卡运输一批贵重货物。在此期间,风险巨大,但收益巨大。因此,船长找到了意大利商人乔治·莱赫龙(George lecheron),给了他一些钱作为对价,转移了货物在运输途中丢失的风险,并签发了世界上第一份保险单。

16世纪下半叶,随着英国舰队击败西班牙,英国成为航运贸易中心,对海上保险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英国逐渐成为世界海上保险的中心。在泰晤士河边塔街的一家咖啡馆里,它逐渐发展成为保险业中著名的保险机构劳埃德保险公司(Lloyd's),因为它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航运人员的信息。

为了分担航运风险,海上保险在保险产品的早期就被构想出来并成为主导角色。

2、“安全”和“金融”的世仇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逐渐意识到风险已经远远超出了海洋。伦敦的一场大火将保险扩展到了新的领域。

1666年,一场大火在伦敦燃烧了五天五夜。80%的建筑化为灰烬,20万人无家可归。此后,作为“现代火灾保险之父”,狒狒在伦敦成立了凤凰火灾保险学院(Phoenix Fire Insurance Institute),火灾保险开始广泛普及。

(伦敦大火)

此后,也是“从灰烬中重生”的保险产品开始衍生和扩展,有定期人寿保险、汽车保险、重大疾病保险等。基于对损失的保护,他们可以被称为保险中的“保险集团”,坚持风险共担的理念,致力于“一切为了我,我为了一切”的内在心理技能。简而言之,他们根据风险的发生进行经济补偿。这艘船倾覆以补偿货物损失。如果汽车坏了,他们将支付维修费。如果这个人生病了,他们会支付医疗费。

在接下来的300年里,“保护派”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优势。直到20世纪70年代,英国和美国都进入了高通胀时代。消费者抱怨是因为他们购买了低利率的传统政策。在这种背景下,“投资连结保险”和“万能保险”相继出现。虽然他们有保险,但他们实际上帮助客户通过投资获得收入。“投资增值”的核心使其与传统保险脱节,成为“财务管理学派”。“金融管理学院”的发展也极其迅速,从零开始,最终占据了美国市场近40%的份额。

然而,在中国保险市场,“财务管理”保险也在发展中。1999年,中国保险业经历利差损风暴后,保险产品的利率被限制在2.5%以下,大大降低了保险产品的吸引力。

在这种情况下,平安和国寿分别推出了“关联保险”和“万能保险”。平安的“关联保险”因2001年股市崩盘而亏损,此后不再成为行业发展的主流。然而,“万能保险”已经飙升,并被前海人寿和安邦等公司使用到了极致。以安邦收购华德福为标志的“财务管理”新势力已经放弃了“保障”的旧传统,一度占到40%。

(安邦收购纽约中心地标“华德福”)

这种资产驱动的保险业发展模式带来了巨大的金融风险。

3.依靠天剑和屠龙刀

在“理财学校”还在飞速发展的时期,人们逐渐意识到中青年人的健康越来越差。据统计,从2010年到2019年,重大疾病保险的发生率增加了10%。35-44岁年龄组的冠心病发病率在3年内增加了30.3%,19-35岁年龄组的胃癌发病率比30年前翻了一番。

这群人也是接受保险最多的一代。根据调查,在过去的一年里,85%的年轻一代主动了解保险产品。百度的保险搜索指数一直在上升。直到2018年才启动的互惠计划已惠及8000多万参与者,一代养生大军正在路上。

(百度保险指数)

“保卫学校”历经艰辛。根据当代人的特点,在保险业铸造了倚天屠龙刀。“倚天”之剑带有偏见,“焦虑”之剑被用作剑术。诀窍是致命的。“屠龙道”就像一条长河。它依靠“责任感”前进。

这时,借助互联网,江湖可以更快地传递信息。从那以后,就没有“在人民的领土上盖房子,也没有车马的声音”的地方了。去年,广为流传的文章《中年流感下的北京》和大火电影《我不是药神》彻底爆发了社会焦虑,“世界上最大的疾病是贫困”。年轻人深思熟虑,开始思考打破这种局面的方法。

焦虑网络已经形成,但很容易与他人相匹配。此外,“保障小组”火上浇油:“著名的养生大师死于肠癌,享年59岁”,“第一位健美运动员死于白血病,享年41岁……”“未来30年,中国的维持率将翻一番,养老金累计余额将在2027年达到峰值,2035年用完”,类似文章的标题将一篇接一篇。

最后,人们陷入了困境。看到体检报告的焦虑、房价的焦虑和学费的焦虑,他们放弃了挣扎,有了自己独特的解决方案——“氪星救赎”(KruponRe赎)。他们不仅通过吃肉的痛苦来平息内心的焦虑:如果他们担心不卫生的外卖,而且懒得做饭,他们会先买一件进口厨房用具。如果他们担心变胖而又不决心锻炼,他们会先办一张健身卡。

“焦虑之剑”总是默默地滋润着事物,而“责任之剑”总是表达着一个人的情感。

同年的这一代人,以及我国历史上唯一的独生子女一代,“孝为先”和“斗剑天涯”已成为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赡养父母的责任使他们进退两难。因此,老人健康保险的“孝道保护”类型与其会议相吻合,实现了他们的“氪星救赎”。

不幸的是,氪金越多,氪就越穷,借出的贷款也越多。住房贷款、汽车贷款和消费贷款已经成为他们无法绕开的大山,生活的压力让他们不敢休息。更不敢倒下,所以“抵押保险”类型的定期寿险已尽最大努力履行他们对家人的责任。

在保险的江湖中,人们不再抓浓密的头发,从保温杯里喝枸杞水,“氪”一个接一个地发出保单。遥远的未来可能仍难以捉摸,但未来十年的保险之路正变得越来越清晰。“保卫集团”正在扩大其在人们“焦虑”和“责任”中的地盘。

声明:

投资是有风险的,本文中的讨论和意见共享只是为了传播信息的需要。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