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最新
推荐
首页 >> 财经 >> 西部证券拆雷路漫漫:10亿乐视质押追回609万 5亿信威质押
西部证券拆雷路漫漫:10亿乐视质押追回609万 5亿信威质押
添加日期:2019-11-07 13:08:44     点击次数:2372
[摘要] 近期发布的半年报中,西部证券刚刚通过巨额计提资产减值基本出清了乐视质押的风险,但5亿本金的信威质押“隐雷”,又让这家时运不济的券商被坏账利空所笼罩。乐视余震尴尬结束在所有踩雷乐视股权质押的券商中,西部

中国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敏·Xi报道

在9月12日a股交易的最后半个小时,st新伟终于成功进入交易板块,这是前天“天地板块”上演后的第二个交易限额。过去三天交易量的萎缩让它闻起来像昙花一现。前一天,*st新伟大部分时间都在涨停。当日是新伟集团自7月12日复牌以来44个交易日的第43个涨停点,停牌前一天的总涨停点达到44个,很快将赶上华泽设定的46个涨停点。

这种下跌方式不仅使其股价从复牌前的14.59元下跌至1.7元,跌幅超过88%,也使所有质押股票“开盘”,难以平仓卖出。*圣新威毫无疑问已经从乐视手中接过了“第一雷”的帽子,它刚刚被西方证券公司踩了一脚。

在最近发布的半年度报告中,西方证券刚刚通过巨额资产减值基本清除了乐视的质押风险,但新伟5亿本金的质押“隐性雷声”却用坏账和不良利润笼罩了这家倒霉的证券公司。

乐视余震尴尬收场

在所有已经兑现Leroy股权承诺的证券公司中,西方证券的规模可以进入前三名。根据公告,公司已为质押股票乐视募集资金10.19亿元。其中,贾跃亭出资4730万元,乐视前副董事长贾闵月出资2960万元,乐视前副董事长刘洪榕出资2400万元,乐视前首席财务官杨立杰出资900万元。

乐视股东拖欠其质押股份后,西方证券首次试图提起法律诉讼。从披露前后的过程和最新发展来看,这一努力基本上失败了。

2017年7月,西方证券首先起诉贾跃亭和贾闵月。2018年2月,美国和杨立杰再次被起诉。四起诉讼的节奏基本相同:首先,管辖权诉讼完成,然后贾月婷的配偶甘伟、贾闵月的配偶张蓉和李嘉欣的配偶被加为共同被告,然后原被告和双方签署和解协议,该协议经法院确认并由民事调解协议(Civil M anagement Agreement)签发。生效后,被告拒绝执行,西方证券再次申请强制执行,相关案件进入“执行过程”。

这里唯一的收益来自2018年11月处置杨立杰质押股份170.8万股,处置资金总额609万元。据估计,它应该能够支付这些诉讼的诉讼费用。

无奈之下,西方证券只能回应“通过法律手段尽可能减少由此造成的损失”,频繁使用巨额减值来稳定乐视质押的影响:2017年减值准备4.39亿元,2018年减值准备2.73亿元,2019年上半年减值准备2.49亿元,共计9.61亿元。与本金10.19亿元相比,乐视股票质押风险基本释放,西部证券信贷业务受到监管部门暂停股票质押业务半年罚款的严重打击。

面对“暴光暴走、连年亏损、利润低迷”的现实,西部证券回应称,公司将高度重视全面风险管理,积极完善各种业务风险管理机制,加强业务线风险控制,提高风险监控的有效性,针对关键环节和薄弱环节提出需要加强的风险防范措施和风险缓解机制及流程,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推进风险处置,为公司战略转型提供有力保障,确保公司整体风险控制。

“隐藏的雷声”*圣心卫即将爆发

然而,乐视的余震即将结束,“2019年是第一声雷”* ST新伟的冲击波是对西方证券的“接力”。

2015年,*新伟的市值高达约2000亿元人民币,占上海证券交易所的50%。然而,它有很多泡沫,它宣布的投资项目更像是“庞氏骗局”。例如,与尼加拉瓜签署的500亿美元运河项目、开发克里米亚深水港的100亿美元合资企业以及2019年发射的32颗卫星。尽管争议如此突出,但新伟当时仍有许多支持者,包括西方证券公司,它们在股权质押方面投入了巨额资金。

现在潮流已经退去,新威集团正显示出“崩溃”的迹象。2018年度报告披露后,*st鑫威同时触发了两个退市风险预警条件:净利润连续两年为负,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从2019年4月30日起,*圣新威被警告有除名的风险。

在业绩不佳的同时,圣新威也面临着更大的财务压力。今年8月25日*新伟宣布,目前,公司面临融资困难、经营压力大、资金链紧、海外公网业务基本处于暂停状态,多重担保业绩已经出现。截至公告日,公司暂时无法将20.71亿元补充营运资金返还至相应的银行账户进行融资。

根据之前的公告,西方证券已经为新伟集团筹集了5亿元。自2016年12月26日质押股份停牌以来,2018年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累计1140万元,2019年上半年累计6259.2万元,合计7399万元。

该声明对西方证券的相关计算表示:“根据公司的相关会计政策,对金融资产进行单独减值测试。截至公告日,新伟集团的停牌价格难以反映其公允价值,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根据账面价值与估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之间的差额,确认为减值损失。”

显然,相关计算的基准仍在新伟集团股票恢复交易之前。自7月12日该股恢复交易以来,情况已经大不相同。

短短两个月内,新伟集团创下了今年股市的多项纪录:公司上半年亏损155.52亿元,平均每日亏损近1亿元,成为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大王”。连续42个交易日,一行限额是无限的,创下了今年一行限额的纪录。第二天,“地空板”市场在9月10日开盘后,出现了涨停。

虽然第一封信在12日交易结束时关闭了交易限额,但成交量连续三天逐渐萎缩,分别为5.27亿元、4.87亿元和3.54亿元,总计13.68亿元。一方面,这表明虽然股价只有1.8元左右,但仍然难以抗拒各方“逃离”的意愿,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收购方日益稀缺。根据这一趋势,打破华泽创下的46个跌停板或“指日可待”的纪录。

至于如何应对最近突然爆发的这一又一次被踩在脚下的巨大“隐性雷声”,西方证券交易机构回应称,“半年度报告累计减值6000多万元。计算时新伟仍处于暂停阶段,我们使用了更复杂的会计公式来处理。现在看来,减值可能需要在第三季度报告中大量累积,届时将以公告为准。”

编者:刘春燕编者:陈锋

江苏快3